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涨停板擒黑马 >> 正文

【看点】追捕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陆飞从省公安厅走出来,站在大路上望了望天,这一天,省城被大雾笼罩,视线不好,只能看到几十米距离。省城就是这样,每到了深秋,整个天空都会被大雾笼罩着,像是走在云端里。

现在是一九五二年十月的一个清晨,陆飞习惯性地看看手表,离他上火车还有四个钟头,时间完全赶得上。

两天前,公安厅长找陆飞谈了一次话,厅长让陆飞去环洲城,执行一项任务,任务是公安部发下的,主要是查找当年,也就是在日寇占领时期,当地环洲城伪警署几个人和日寇沆瀣一气,杀害我地下党;日本投降后,这些人又投入到了国民党怀抱,继续做着残害我地下党勾当的罪恶。

赵铭厅长很明确指示,一定要找到这些人,绝不能放过他们。

厅长说,这次让你到环洲城,是因为你在那个地方比较熟悉,当年,你曾在环洲城搞过地下工作。

陆飞慎重地点点头。他心里清楚,这次任务不同寻常。那些人,在解放后,大多数都已经隐姓埋名,找起来,很困难。但,为了我们牺牲的同志,任务再难也要完成。陆飞对厅长说,请领导放心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

陆飞问厅长,这次谁和我一起去?

赵铭厅长说,这次就你一个人,我已经和环洲城公安局长李明贵联系过了,这个人你也熟悉,解放初期,你不是还在环洲城破获了一个特务组织嘛。

临走前,厅长还交给了陆飞一项任务,赵铭让陆飞在查找那些人的同时,通过这些人找出当年背叛革命的叛徒。就是因为这个叛徒,才让我们党组织受到了很大损失。但是,至今,这个叛徒都没有查出来。

看来,当初敌人的保密工作做得也很到位。那些地下党被捕后,我党组织想尽办法营救,最后除了少数被营救出来,其他同志都牺牲了。那个叛徒就在被营救出来人员当中。显然,敌人想通过我党对被捕同志的营救,让那个叛徒继续留在我党内,做他们内应为他们工作。

陆飞是日本投降后,组织上派遣来环洲城的。当时,地下党已经遭受了极大破坏,陆飞那次到环洲城,就是继续开展地下工作。国共两党在抗战胜利后,开始关系破裂,那些在抗战时期和军统有联系的同志,都几乎被命令撤回,陆飞那次去,就是要重新组建地下党关系。就是因为这种特殊使命,陆飞在环洲城里工作了很多年,他对这座城市环境很熟悉。

其实,这次去,陆飞还有一件私事需要办,他想到烈士陵园,看看自己曾经的女友。说到自己女友,陆飞很自然会想起当年,也就是在一九四五年底,他接到了派遣任务,在延安和女友分手的情景。陆飞女友叫柳燕美,柳燕美和陆飞是同学,两人是在学校加入共产党的。

陆飞潜入环洲城,是秘密工作,陆飞不能告诉柳燕美自己去干什么。那是个黄昏,他和柳燕美站在延安一颗枣树下,陆飞只能告诉女友自己有很重要事去办,可能会分别很久,女友也是做保密工作,知道什么该问,什么不该问。

那天,西边一朵红霞照在柳燕美脸上,红彤彤的。天渐渐黑下来,陆飞和柳燕美拥抱在一起,久久不愿分开。

和柳燕美分手,陆飞消失在了沉沉黑夜中。陆飞悄无声息地潜入环洲城。从四五年分手到五二年,整整七年,在这七年中,陆飞见过柳燕美一次,这一次是陆飞最后一次看到柳燕美。那是在环洲城,时间是一九四七年底,离解放还不到两年。柳燕美在环洲城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抓获。这一年,环洲城的天气特别冷,天上下着雪,陆飞从接头同志那里拿到了情报,准备交给下线发出去,走在街道上,突然看到一队军统特务开着车子,急冲冲往一条小巷子里冲去,陆飞有些吃惊,镇定下来,他看到这些特务不是朝着自己住的方向去,也就放心了。虽然不是去抓捕他,可陆飞还是停下脚步,想看看这些特务抓的是什么人。

当陆飞看到从巷子里带出来的人,竟然是柳燕美,他的心猛地疼了。陆飞知道,只要是被军统抓获,不叛变,活着出来的很少。

柳燕美什么时候来的环洲城,陆飞一点都不知道。看来,组织上派遣来的人,并不是他一个。陆飞拿到这份情报,就是要送去给下线,顿时,他知道自己下线一定是柳燕美,在延安,陆飞知道柳燕美是搞报务。那天,柳燕美在自己住所被抓,本来是想自杀的,可是特务没给她这个机会,当柳燕美想咬放在衣领上的毒药时,一个特务迅速上前一把撕下了柳燕美衣领。这是一种剧毒,只要是咬烂,人是必死无疑。特务奸笑着对面前的女共党谍报说,你想死?做梦吧,有机会让你死,但不是现在。

虽然组织上通过军统内部做了营救,但柳燕美还是被杀害了。解放以后,政府将柳燕美遗骨和其他牺牲烈士遗骨埋在了烈士陵园。这次陆飞到环洲城来,也是想祭奠自己前女友。

至今陆飞三十好几了,还没结婚,甚至没有对象。他始终忘不了柳燕美,陆飞办公桌上,还放着柳燕美一张照片,那是一张柳燕美穿当时学生装的照片,披肩发,笑得很阳光。

此时,陆飞回到自己办公室,从桌上拿起那张照片放在提包里,陆飞没成家,办公室有个套间,是陆飞平时休息的地方,简单收拾了东西,陆飞动身往车站。

环洲城公安局长李明贵知道陆飞坐几点火车到站,火车还没到,李明贵已经驾车在站台上等候了。环洲城离省城不远,也就是两个钟头行程,陆飞下车,就看到了李明贵局长和一行人在等候。

天气凉,陆飞来也没穿公安服装,他穿了一件风衣,走出车门,陆飞耸了耸肩膀,将风衣领子往上拉起。陆飞笑盈盈来到李明贵面前,问好,握手。

李明贵风趣地说,很潇洒嘛。

李明贵往陆飞身后望了望又问,就你自己来了?

陆飞说,是啊,来你这,还需要多带人吗?

说完,两人笑着肩搭肩上了车。汽车出了站,一路开着到了环洲城公安局,在车上,李明贵已经问过陆飞,他来前,没吃饭。在李明贵办公室,陆飞按照程序拿出公函,局长看也没看,将公函放在桌上对陆飞说,厅长已经来过电话了,公函不需要。地方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。办公地方和休息在一起。不知道老弟这样安排满意不满意。

陆飞说,一切听局长安排。

局长对陆飞说,你还没吃饭,局里食堂下班了,到我家去,现在还不到上班时候,咱们在家,让你嫂子给你做点饭吃,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说事。

现在的公安局办公大楼,它前身是当初伪警署,后来日本投降,军统驻扎在这里,这栋三层楼有个地下室,是当时专门用来审讯犯人的。走进地下室,空气都是潮湿的,地下室很黑暗,陆飞后来走进去,有一种感觉,他仿佛看到了当年柳燕美在此受刑的场景。地下室已经成了堆放杂物的储藏室,陆飞要找的材料,就堆放在一间当时羁押人的房间内。

陆飞从赵铭家吃了饭回局里,想马上开展工作。李明贵局长说,别急嘛,你刚到,休息休息,等明天再工作不迟。

两人在办公室闲聊了一阵子,局长问,老弟啊,你现在还没结婚?

陆飞说,结什么婚啊,我现在连对象都没有。

李明贵试探着问,老弟,你这次来,老哥我给你做个媒怎么样?

陆飞笑着说,等任务完成了再说吧。

在李明贵家吃饭时,陆飞已经让局长看了公安部文件,说明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艰巨性。当然,存在的困难就是那些人都已经隐姓埋名,不好查就在这里。

李明贵对陆飞说,老弟,我在这里就不叫你处长了,咱哥们在一起我还叫你老弟,这样亲切。你休息,我马上给基层领导开个会,让基层警察到下面摸排,找到可疑人员,咱们再仔细调查。你工作上,需要个帮手,我给你安排个帮手。

李明贵开完会,领着一个女警来了。进了门,局长对女警说,这是陆飞处长,他是我们省厅五处侦查处长,你以后就归他领导。

对陆飞介绍完女警,李明贵又对陆飞说,陆处长,这是我们这里侦查科长,柳絮。以前也是搞地下工作的同志。

看到柳絮陆飞愣了,俄顷,陆飞迎上前,伸出手说,你好柳絮科长。

柳絮很豪爽地向陆飞敬了个礼,处长好。随时听你命令。说完这才伸出手握着陆飞手。

等局长走后,陆飞这才又仔细打量了面前的柳絮,刚才他猛然看到柳絮,顿时觉得似曾相识,现在他想起来了,柳絮简直太像柳燕美了,俨然就是柳燕美的翻版。

陆飞问,你姓文立刀刘还是柳树那个柳?

柳絮说,我是姓柳树那个柳。

陆飞失口说,你也姓柳?

柳絮好奇地问,处长也认识和我一样姓的人?

陆飞自知是失口了,赶紧说,不认识。我是想起了古人有个叫柳宗元的,你应该是和他同宗吧。

陆飞不想把牺牲了的女友和面前柳絮联系在一起。尽管是这样,陆飞还是心里多少有些热,毕竟这个柳絮太像柳燕美,简直是孪生的。他轻微摇了摇头,世上绝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。在陆飞记忆里,柳燕美好像并没有提到过自己有个孪生姐妹。

柳絮笑着说,我想应该是。这个姓很少。

陆飞说,柳絮,你们局长都给你说了咱们这次任务了吧。

柳絮说,局长都交代过了,咱们这次是查那些杀害了咱们地下党的凶手。

陆飞点点头说,咱们下一步就先从那些遗留下来的档案查起,兴许能从中找到线索。

两人以前都从事地下工作多年,在一起,只谈工作,其他什么都不问。陆飞和柳絮说好了,第二天开始工作。陆飞让柳絮找保管要那钥匙,省得到了时候还需要找人。

陆飞一早就起床了。

陆飞没有睡懒觉的习惯,不管头天晚上几点睡觉,陆飞都会在第二天清晨六点半起床,起了床,洗漱完毕,陆飞找个宽敞地方,打上一阵子太极拳,这才吃饭。

这天早上,陆飞也是如此。公安局工作人员都还没上班,楼下是篮球场,站在篮球场上,陆飞气定神清,微微闭着眼,伸出双手开始了太极拳动作。这一切,柳絮站在窗口看得清楚。柳絮一边梳理着头发,一边想着陆飞这个名字。柳絮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,一时想不起来。梳子在头发上缓缓流动,柳絮歪着头看着陆飞打太极动作,突然间,柳絮想起来了,她姐姐曾经提过陆飞这个名字,但她本人没见过。这一切,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,姐姐在,如今,姐姐已经牺牲,想起姐姐,柳絮心里直疼。

陆飞性格直爽,长得也精干,特别是他那双大眼睛,透出了睿智。李明贵很喜欢这个年轻人。两年前,陆飞从省里来协助侦破间谍案,李明贵对陆飞说,你来我们市里吧,让你当副局长,也是处级干部。

厅长当然不会放走陆飞了,他们曾经是上下级关系,在搞地下工作时,赵铭就是陆飞直接领导。陆飞是香饽饽。

柳絮其实是李明贵有意安排的。柳絮至今也没结婚,柳絮这么窈窕女子,追求人不少,但柳絮都拒绝了,她内心有一个疙瘩始终解不开,那就是自己姐姐牺牲的事。当年,根据总总迹象分析,姐姐是被叛徒出卖才牺牲的,柳絮发誓,不找出这个叛徒,她不会结婚。那个叛徒究竟隐藏在什么地方了呢?柳絮一直在查找。

陆飞此刻打完太极拳,收势。他站定,抬起头看过去。

陆飞和柳絮办公室相离不远,窗口正好对着楼下篮球场,陆飞看到在窗口站着柳絮,柳絮也发现了陆飞正在往自己方向看,赶紧缩到了窗口旁边。陆飞笑了笑。

餐厅在公安局楼下,吃饭铃响了,在局里的同志们陆陆续续走进餐厅。

柳絮和陆飞走在一起,陆飞简单问了问柳旭找没找到钥匙的问题,得到肯定答复,陆飞说,吃完饭,咱们一起到地下室。

地下室锁有些锈了,看样子很久没人来过。开了门,一股潮湿气味扑面而来。两个人同时身上一凛。仿佛是进入了冰窖。灯光黯淡,从台阶上下来,两个人各自有着不同心思。

陆飞想到了女友柳燕美,他不能想象柳燕美是怎么忍受了那些非人刑具。而柳絮想到自己姐姐,想到姐姐,柳絮想流泪。

往前走,是一溜羁押人的房间,房门上是一个不大窗口,从窗口可以看到里面,平时,能通过这个窗口送饭。整个空间,充满了霉味。再往里走,就到了审讯室,审讯室里的刑具很多都已经不在了。老虎凳和电刑具也已经破损,从这些刑具上,还能看到当年残留下来的血迹。血迹发黑。打开灯光,墙上刑具的确让人触目惊心。

陆飞似乎看到了这样一个场景,几个彪形大汉围着柳燕美,正在给柳燕美灌辣椒水。

柳絮似乎听到了军统打手鞭子发出的响声。柳絮眼前出现幻觉,姐姐正在忍受着那些烧红了洛铁烫在皮肉上,想到这些,柳絮鼻息间,闻到了被烧焦了的肌肤味。柳絮哽咽了。陆飞看到柳絮抹了把眼泪,两人相互对望,但都没话说。偌大个地下室寂静地吓人。

材料堆了整整两屋子。单凭这些材料想翻完,工作量就相当大。解放前夕,敌人还销毁了不少材料。陆飞的想法就是先找到敌人花名册,如果能找到,兴许能从中发现些问题。由于地下室潮湿,材料上有些字迹变得模糊,仔细看,还能辨认清楚。

李明贵因为工作忙,陆飞他们查找材料时,来过几次,看着柳絮和陆飞忙忙碌碌,他只能说,别急,只要材料没销毁,总是能找到。

癫痫小发作的首选
癫痫疾病有效治疗方法
癫痫与寿命的关系是什么

友情链接:

笃学不倦网 | 越狱后升级教程 | 全球资源搜索器 | 奢侈品特卖会 | 碰撞测试视频 | 娜娜大胆人体 | 爱国的古诗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