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祝福婚礼的歌曲 >> 正文

【荷塘】错季的百合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一】

东山头水亮水亮的,月亮快要起来了。百合斜倚在门框上瞅着月亮升起的地方出神,直到感觉腿有些疼了,才挪张小板凳坐在门廊前,将一双粗壮的腿平平地抻着,那双腿肿得像发酵的面团,只用手指头一摁就陷下去一个泛着黄晕的小窝窝儿。这样子有好几天了,她每天下班回家都累得直不起腰来。

想她百合曾经是什么人物,十指不沾阳春手,饭来张口衣来伸手,日子被裹了厚厚一层蜜。人都说: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这变化快得让她措手不及。从不需要思考的现在她要思考,从没做过的事情现在她得学习。4岁的孩子上学要钱,两条腿儿动不了的男人治病要钱,柴米油盐要钱……这哪一样儿都跟催命儿似的。

算算在学校食堂上班已经有两周了吧,要不是迫不得已,百合绝不开口说话,因为,她一张嘴儿就是一口银川腔儿,像普通话又不标准,味道怪怪的。有人就背后嘀咕:“四川驴子学马叫。”尤其是那几个女人学起她说话的腔调时掀起的阵阵笑声啊,准能掀翻屋顶。好像是约过似的,几个女人总是多给她派活儿。欺生,企图用这招挤走她,剩下的活儿她们包了,多赚些钱。百合人高马大、聪明灵透,做事情也算有两把刷子,洗菜、择菜、切菜就是个眼力见的活儿,速度跟上也能应付得来,但依然被那些女人们挤兑。百合忍气吞声,怎么办呢?她不能丢了这份工作。

百合望着月亮升起的地方,眼里噙满了泪水。这是她离开家乡跟着复生私奔到四川第四个年头了。爷爷、爸妈都好吗?龙哮还在找我吗?

……

【二】

银川的荒沟沟里来了一群开矿的四川人,租了一小矿老板的矿洞开采,也租了他的房做饭住宿。老板姓龙名哮,身材矮胖,一对眼睛出奇的大,直往外凸,走路盘八字,像公鸭一般,一拐一拐。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百合,天生丽质,有种北方女人的彪悍和粗犷,比他高出一个头,只是身上老有一股羊骚味儿。结婚都四五年了,那结实的肚皮就是不见鼓。去看过好几回医生了,女人的土壤肥沃,龙哮的种子缺乏活力。龙哮就觉得歉疚几分,凡事依着百合,做饭洗衣赚钱的事情都由他包了,宠得百合只知道吃饭睡觉、花钱,啥也不需要过问,不需要思考。百合还是觉得生活少了些什么味道。少了些啥呢?她也说不上是什么。

这群四川汉子来了,似乎给百合带来了不少乐趣。他们说话特有味道,尤其是那个叫复生的会计长得一表人才,戴一副黑边框眼镜,看样子有几点墨水,尽管身子骨瘦点,但是个衣服架子,穿啥都好看。那小子特健谈,天南海北,古今中外吹得天花乱坠。尤其是总说些荤荤的段子,算是给寡淡的饭菜增添些荤味。每到吃饭时,他就成了主角,光着黑不溜秋的膀子、满脸灰尘的工友纷纷围着他笑嘻嘻地听他神侃。百合也会倚在门框上一边儿嗑瓜子儿一边听他舌吐莲花。每当这时,复生的吹功就猛多了,还专选那些荤段儿。他最喜欢看百合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儿。这穷山沟沟里,即使是飞过的鸟似乎都是公的,几十里看不见几个人,尤其是女人,就是有也都有一股子闻不惯的味儿,汉子们还是很想念家乡的女人。

那天,几个饥渴的汉子又撺掇复生说个解渴的段儿来。

复生就捡在网络上抄来的一段儿一边用筷子有节奏地敲击盘子,一边和着节奏说唱起来……

一大堆光着膀子被晒得黝黑黝黑的后生、老爷们儿个个都轻狂起来,有的喷饭,有的刚才还蹲坐着,这会儿四仰八叉倒在地上,饭碗滚到一旁,有的也跟着用筷子敲桌子打盘子乒乒乓乓、叮叮当当,整齐地喊起来:“女人有对……”满屋子的狂浪笑声震得白炽灯一晃一晃的。奇怪,这些莫名其妙的名堂记得那叫一个“快”,说到某些敏感词汇时又是一阵浪笑。

百合也早已忍俊不禁,她一边听一边琢磨这几句话描绘的画面,不免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
复生乘机迅速地给她丢去一个勾魂摄魄的媚眼儿。

百合麦肤色的脸庞刹那间染上红晕,她生怕别人识破内心的慌乱,赶紧埋头扭身进了屋。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”复生被这一低头的娇羞挠得痒痒的。

他总是找机会与百合套近乎,教百合怎样打扮更有女人味。偶尔进城也给百合带一些丝巾啊、舒肤佳香皂啊什么的小玩意儿。比丈夫龙哮更有情趣。龙哮就只知道让女人吃得好,穿得暖,做得少,其他的,好像女人就不应该奢望。他从来不懂女人需要什么,也没有时间去想。他就只有一根筋,即使在生意场上也没有花花肠子,为这没少被生意伙伴坑。家庭中,他也是个闷葫芦,只管埋头赶车,做事就做事,很少多说一句话。即使是身体需要,也不征求百合意见。他认为自己的需要就是百合的需要。他们结婚多年,每次说的话最多不超过五句。他也想说,可是每次话到嘴边,又被他的大男子主义活生生吞下去了。龙哮脾气也非常古怪,要是生意上的事情不顺,他总爱苦着脸回家一杯一杯灌闷酒,任凭百合怎么问他都不理睬,问多了,他还会红着眼睛大吼:“你能帮我呀?!”那本就凸的眼珠子,这会儿看上去更吓人了。百合只好悄悄地坐一边儿看他喝醉,然后拖死猪一样将他搬到床上。不吐一夜没事,要是吐起来,百合就得受一夜的折磨。他还常常发酒疯,逮住百合不是咬就是拧。有一次,龙哮又醉了,百合想扶他上床,龙哮死死咬住百合左手虎口处,疼得百合咬着银牙忍着。为这,百合没少独自饮恨涕泪。她最怕的是龙哮喝得半醉,那是他发酒疯的最佳状态,骂声不绝入耳,她也只能忍声吞气受着,就这样她多年过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煎熬生活。

复生的到来搅动了这潭死水,启开了百合沉寂多年的芳心。复生总给百合吹“天府之国”的富庶美丽,那里处处青山绿水,像个天堂似的。哪像银川太阳会烤死人,女人总得罩个头巾,把美丽都遮掩起来,枉费了爹妈给的一张漂亮脸蛋儿,身上还老有一股子羊骚味儿。老家的女人身上是香的,只要她从你身边经过,一阵花香就随风飘散。因为家家户户门前房后处处种着花,一年四季花开不败,女人也就被花朵包裹着,喝着香香的花茶,吃着花做的饭烙的饼,身体的毛孔就散发着花香。老家女子总是结对成群绣花,生活是悠闲自得、安逸舒适。结婚的女人被老公宠爱疼惜,只管生孩子不用养,有公公婆婆照看。

听了复生的话,百合托着腮仰着脖子一脸的羡慕向往,她好想养个自己的孩子啊!她从小就没走出过这荒山沟沟,每日里见着的也是这些荒凉的沟沟坎坎、坡坡道道,都是灰色的,漫天的黄沙疯狂飞舞,出门都得罩着面,人和人离得那么远,更别说扎堆结伴了。

复生已经复学5个年头了,高考只差5分就可以走二本了,三本是没问题,但那高昂的学费吓得够呛,命运就把他抛到这荒山野岭来做了一个旷工。

家里已经拿不出钱让他再混了。佝偻着腰的老父亲抛出一句狠话:“龟儿子都读成老油条了,读了这么多年,几分你都挣不到?你看看,哪家像你这么大的人没有个儿娃子女娃子的?你还是光棍一条,都胡子拉渣的了,想读书,老子莫那闲钱,也莫那义务了,你自己挣钱养自己吧!”

正好生产队有人在银川包了矿洞,看重他是高中生就请他随去做会计,每月也能赚到几千元,挣上一年的学费继续读书。这不他才来矿上也没俩月,他就成了大伙儿打牙祭的人才,白皙白皙的皮肤也晒成古铜色了,不过更有男人味儿了。说实话,他会说这些荤段子,却从来没尝到过女人的味儿,即使是女人的手都不曾碰过。正当年少,心中那团熊熊燃烧的火也被自己那些段子烧得旺旺的。

尤其是百合,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吸引复生的魂儿。她从他身旁经过时,他会猛吸一口气,那羊骚味儿混了舒肤佳香皂的味儿,在复生那儿就是美美香香的女人味儿,说不出的醉意。

【三】

复生仔细观察过,龙哮一出门不出一个礼拜是不回家的。今儿个,龙哮一大早就开着卡车出门了,这次恐怕也需要十天半月的。

百合正在门外的小凳子上捧着一本琼瑶的《失火的天堂》津津有味地看着,一会儿抹眼泪,一会儿咯咯笑。

复生径直朝她走过去,抱个小凳一本正经地坐在她旁边伸长了脖子说:“百合姐姐,看啥呢?这么有味儿,也借我看看?”

百合正看到精彩处,小心尖儿早被拨弄得颤悠悠、酸楚楚的。百合把自己想像成了女主角洁舲,正渴望能被牧原好好爱一场,见有人来,赶紧合了书。她生怕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别人发现了。

复生一双火辣辣的眼盯着她的眼,盯着她那胀鼓鼓的胸,盯得百合眼中燃起熊熊烈火,胸中翻起惊涛巨浪,身体的每个毛孔都“唰唰”扩张开来。干柴要是遇到烈火,肯定是要旺旺地燃烧的。

“百合姐,你真漂亮!”复生透过镜片投来的目光柔柔的,像月光抚慰着百合那刚被微风缭乱的心湖。此刻,百合的心像小狗温热的舌头在小腿肚儿上温柔地一下一下舔舐着,痒痒的,湿湿的,软软的……

“百合姐,借我也看看吧!”他在她的耳畔轻声说着,伸出手就去取书,手碰触到了那鼓鼓囊囊的绵软,一股电流霎那间就从那臌胀的地方开始散开、扩充,传遍全身,她的呼吸开始加快,快被撑开扣子的地方一起一伏得更加凸显。她完全忘记了该拿开哪只手,只知道一个劲地捕捉那让她眩晕的电流,任由它在自己的血管里喷张奔涌……

“百合姐,我喜欢你!”复生的声音沙哑,全身被某种东西捣鼓得胆子大了起来,他说着轻轻地咬了咬百合那早已红彤彤的耳垂。

“呀……”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一下把百合拽住了,她低低地叫了一声,含情脉脉地瞅着复生:“我,也喜欢你……”

复生立马拦腰将百合扛在肩上进了屋,那瘦弱的身子骨居然能扛起膀阔腰圆的百合,他事后都觉得是个奇迹。

从此,他们就如同泄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。木板床上、石坡上、深沟里,甚至屋后的树杈上都留下了他俩的轨迹……

【四】

百合四五年都不扎苗的肚子突然就发芽了,这让百合有些害怕。要知道,各家大医院都下了结论,老公的种子无力,发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怕是要暴露了,她战战兢兢地找到复生商量怎么办?

“私奔!”复生给百合的答案显然吓到了百合,要知道私奔就得舍弃一切包括父母。她还没有这样的准备。她虽然被复生那张嘴哄得五迷三道的。但这时的她还是要清醒的,毕竟那是一辈子啊!背井离乡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?她还没准备好。

可是,肚子眼看着天天儿大了起来,她记得火急火燎。夜里一闭上眼,不是有歹人追她赶,就是看见一条蟒蛇的头裂变成无数条张开血盆大口向她扑来,腿猛地一蹬,惊醒过来,复生像哄小孩子似的轻轻地拍着她催她入眠。

去打了吧,朝思暮想的孩子来了怎么舍得放弃?跟复生私奔吧?那该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她越想越害怕,有好几个晚上都失眠了。

“复生,求你了,想个万全之策吧!我害怕,好几个晚上都没合眼了!”百合的双眼布满了血丝,原本红润黝黑的面庞现在成了黧黑色了,眼窝也深深陷了下去,成了一朵黑牡丹。

复生看着心爱的人儿憔悴成这样,也心如刀绞,他咬咬牙认真地说:“也许只有一个办法!”

“你说,我都依你!”事到如今,只要是根救命稻草,百合都得牢牢抓住。

“龙哮的钱谁保管?”

“我啊!男人是个耙耙,女人是个匣匣。他赚的钱每一分都交给了我,密码也是我自己设的。你问这干啥?”百合有些警觉。

“拿着他的钱,咱们跑!”复生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彩。

“啊?!”

背叛了疼她爱她的龙哮,已经让百合的心如亿万只蚂蚁啃噬了,现在又要把他全部的血汗钱卷跑,百合完全不能接受。“你滚!”百合红红的眼睛更红了。

“百合,你想想,要是龙哮发现了咱俩的事,会是什么样的结局?你自己想想吧!自己选择!我也准备离开了,给你一天的时间,我后天就起程回老家了。”说着,复生给了百合一个决绝的背影。

百合蹲在地上抽噎起来。她算是成了千刀万剐的罪人了,背叛了丈夫,而今还得卷款潜逃,她怎么也下不了这个狠手?可是一旦事情败露,龙哮会原谅自己吗?这要冒多大的险啊?复生的老家真有他说的那么美好吗?她思来想去,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晚上,龙哮回来了,饭桌上破天荒地摆满了丰盛的酒菜。

“哟,百合,这不年不节的,你还亲自下厨了?辛苦啦!”

“一定要过年过节才兴人家给你做顿饭犒劳犒劳你啊?”百合眼圈儿红红的。

龙哮没觉出有什么不对,他以为是百合这几日失眠造成的,也没多想。

百合一杯一杯给龙哮斟酒,龙哮受宠若惊,多喝了几杯,渐渐晕乎乎起来,“扑通”一声重重地扑到了桌上。

“老公!老公!”百合叫着、摇晃着龙哮,她多么希望龙哮不会醉,守着自己,守着他们的幸福。龙哮呼呼睡去,像头死猪,怎么也推不动。

“龙哮,对不起!真的对不起,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。我不奢望你原谅我,只求你好好地对待自己,好好地过!别了!老公!别了,我的家!”百合泪流满面地进屋将自己收拾好的包裹打开,又取出其中一个存折,轻轻放在床上,深情地看着这张他们播种了无数次却怎么也不见发芽的床,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家门。

河北看癫痫专科医院
青少年癫痫病因
癫痫病有生命危险吗

友情链接:

笃学不倦网 | 越狱后升级教程 | 全球资源搜索器 | 奢侈品特卖会 | 碰撞测试视频 | 娜娜大胆人体 | 爱国的古诗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