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娜娜大胆人体 >> 正文

【八一•恩】冲冠一怒为红颜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厂里的星火科技进步奖颁奖典礼,热热闹闹地结束了。佘建营环顾四周,人已经陆续开始离开。他收拾了桌面,也起身准备离开。他徒弟小杨急急忙忙地走过来,一脸崇拜地玩笑:“佘老师,没想到,您和师母还有那么浪漫的过去啊?”

佘建营一脸严肃地看着小杨问:“你小子,道听途说了什么消息?又胡咧咧。”

小杨冤枉地辩解:“我中午和李主席下楼,说着下午表彰星火科技进步奖的事。您家老爷子问我谁得了奖?我说是牛茂林得了奖。老爷子叹息一声,说:‘都怪佘建营当初不听我的话,不留在北京的金属研究院。为了个张慧,牺牲了大好前途!要不得奖的就是他。’佘老师,原来传闻您不爱江山爱美人,是真的呀!您真牛!”小杨说着竖起了大拇指。

佘建营斜睨了小杨一眼,嗔怪道:“老爷子犯糊涂的话,你也能当真?该干嘛干嘛去!”

小杨调皮地做了个敬礼的动作“得嘞!”然后转身跑了。

研究所白所长陪着科委强主任,意气风发地从后面匆匆走过来。走过佘建营身边时,强主任回头看着佘建营,似有所想地说:“你是?哦,我想起来了,你是那个清华的高材生,叫什么来着?”

白所长立即补充:“他叫佘建营。很厉害的。论文刚在《金属热处理》期刊上刊登了,对临界温度后,金属分子的稳定性变化很有研究。真是后生可畏啊!”

“哦?这是好事!白所长,你这可是人才济济啊!这论文赶紧报科委来,这是咱们市的科研成果和荣耀嘛!”

白所长赶紧承诺:“马上报。马上报。”

强主任和佘建营握手道别时,专门嘱咐了一句:“小佘,最近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佘建营热情地回复:“好的,强主任。我一定去。”他和白所长一起,送强主任上车,看着车离开了。

佘建营才和白所长说了一声:“白所长,我爸来了。我要先回家一趟。”白所长点了点头。

佘建营就步履矫健地往家属楼走去,开门回家扫视了一圈,发现妻子和父亲都不在。他电话问妻子:“张慧,家里咋没人呢?”

张慧正在医生办公室写病案,回答:“我今天是下午班啊,我走的时候,爸正在睡觉。不过他今天好像不高兴。我买柚子上楼的时候,他正对小杨和李主席在抱怨:当年你没听他的话,没留在北京的金属研究院。”

佘建营迟疑了一会儿,又去父亲睡的屋子。被子叠得方方正正,看到桌面父亲留给他的纸条:“建营,我走了。我知道你同事得奖了,这突出了我对你的失望。你看你选择的人生道路,现在无所作为的样子。”

佘建营放下纸条,无奈地摇了摇头,坐在父亲的床边,陷入了回忆……

他还记得,研究生毕业那年六月的一天,临近黄昏,佘建营回到教室,从同学手里拿到了父亲写来的信。他悄悄地把信塞进包里,过一会儿拿出信看一眼,犹豫了一下,又塞进去。研究生班的同学几乎没有人没见过这一幕的,他们早已经司空见惯。任凭佘同学藏着父亲对他的嘱托和吩咐。性格开朗的同学看见,顶多说上一句:“收到家信了?”然后旁若无事地各忙各的了。下了晚自习,佘建营就急急忙忙往宿舍走。

下午刚下过雨,空气还是湿漉漉的。回宿舍的路上净是些大大小小的水洼,佘建营跳过水洼。行道树叶子不时被风吹得倾斜,汪在叶子上面的雨水就“唰啦啦”地倒下来。佘建营的后背就被倒下来的雨水淋湿了,突然打了个激灵。他想走在行道树覆盖不到的地方,抬头一看,树枝繁茂,把道路遮盖得严严实实。他只好加快速度,走到宿舍楼下,才松了一口气。他抬头看看雨后的夜空,很明净。明天是个大晴天呢。

佘建营回宿舍,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。小张回家了,小李最近热恋中,也许回来得晚,也许不回来。他站在自己下铺的床边,看着粉红色的床单,床单是女友张慧买了寄来的。想起远方那个在医药大学读书的人儿,他心里就温润起来。

他摸了摸床单,七年,她就像一个温顺的小妻子,关心他的春去秋来、操心着他的寒来暑往。张慧抠索着自己,节省出来生活费,给他寄来,让他安心读书。想起张慧,心里瞬间就充满了甜蜜。他倒了一杯水晾着,撕开了父亲的来信封口,取出信纸,看到父亲熟悉的笔迹,就心安了。

他迫不及待地读起来:“建营,你的信收到了,家里都好。不要挂念。我和你大伯商量了你的选择,从长远考虑,你还是留在北京的金属研究院吧。咱家几代人都没有出过你这么大出息的人。你还是以事业为重。儿女情长的事,暂且放在一边。等你事业辉煌了,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呢?万望铭记!1992年6月26日父亲亲笔。”

他读着信,心里就排山倒海了:“父亲,你知道这些年,张慧舍不得吃好,舍不得穿好,一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,把父母亲给她的生活费,硬生生地克扣出一部分寄给我,自己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后来她还勤工俭学,挣钱给我,让我安心读书,拿到优异的成绩。本科四年,可以说没有她,就没有这么优秀的我。父亲,你这是教儿忘恩负义啊!你可是我敬重的父亲啊!你不应该如此教儿啊!”他的手颤抖起来……

还有一封伯父的亲笔信,和父亲的意思如出一辙。他闭上眼睛,长呼一口气,心脏不规律地激烈跳动着,他们是他的父辈,他应该理解他们的。可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在抗争:“他们理解我吗?他们站在我的角度上想过吗?他们知道我要的生活和幸福吗?”

他烦躁地站起身,看着窗外,索性推开窗,让室外的风吹进来。夜风吹拂着他的脸。他瞬间感到凉意和轻松。父亲和伯父的话,带给他的压力和焦躁,像一场没有前兆的阵雨一样激烈地下下来,扰得他心烦意乱。

他看着窗外,看着远处的教学楼,忽然华导的话再次映入他的耳朵:“你是个很有发展潜力的学生。留在北京金属研究院,不管实验条件,还是学术环境,都比你那个省城好很多。你应该把自己的前途作为第一考量因素进行选择。”华导的话,让他的心微微颤抖着。那建议包含着华导对他的期望,也显示了华导对他的看重。他想起导师对他严厉的要求、对他格外的关照,他的心就扎着疼。华导是希望他留下来,协助他完成课题研究的。佘建营矛盾着。他像站在刀尖上,选择偏左,或者偏右,都异常艰难。

好朋友张建强的话,也再次映入耳朵:“兄弟,这些年,你那个女朋友对你的点点滴滴,我都看在眼里。人这一生,真挚的情义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。珍惜啊!当你错过了,也许真的不会再有了。你可能会后悔一生啊!”

想起张建强的话,佘建营浑身激灵了一下,他心里清楚张建强也许说得对。

他蹲下身,从床底拖出一个行李箱。拿出一个袋子,里边的信件,是张慧写来的,他看了看,没有拿信。而是拿出一个笔记本,是他的日记本。他第一次收到张慧寄来的衣物时,激动的心情没有办法宣泄,就随手拿了一本笔记本把自己的心情记录下来。后来居然养成了收到张慧的钱物,随时记录的习惯,几年下来,居然密密麻麻地记了一笔记本。

他随手翻来一页:“1985年12月8日,阴。

今天收到张慧寄来的棉衣,换上一下暖和多了。真及时啊!这几天我穿上家里给我装的毛衣,已经不能抵御北京的寒冷了。‘谁与幽人暖直身,筠笼冲雪送乌薪’。张慧,我收到你给我买的棉衣了。真是‘探借新年五日春’!”

……

“1986年5月13日晴

妹妹来信说,父亲病倒了,哮喘,打着点滴。估计这月不能给我寄生活费了。我艰苦一点,倒是可以生活。但班上一个同学生大病住院了,辅导员号召大家给他捐款时,我认捐了10元。这钱当时是借张建强的,他也不宽裕,只能临时挪借一下,月底前要还给他。否则这哥们,就‘生存困难’了。正焦虑怎么办?张慧寄来三十元汇款单,唉,是缓解了我的经济危机,可是一个大老爷们,何以报答这份深情?”

……

“1987年12月10日,大雪

今天张慧寄来50元汇款单,我知道肯定是她克扣自己的生活费,还有周末在肯德基当小时工挣的钱。我都用来买想买的书了。我在想自己这一生,该如何和张慧相处?才接得住她这份真挚的感情呢?我常常不由自问:自己何德何能?能得世间如此奇女子的眷恋?”

……

“1989年3月8日晴

今天是我本科阶段的最后一个妇女节。我提前给张慧寄去一条丝巾,她喜欢的淡紫色。我却在这一天收到了她的汇款单。我忽然想哭。这四年,多亏了张慧,我的生活不至于捉襟见肘。我可以安心学业,让我优秀到华导能看见我的高度。我心里明白。这是张慧苦来、累来,支持我的结果。”

佘建营的耳边交替几种声音:“你是家里最有出息的人,你要留在北京的金属研究院。”

“你应该把自己的前途作为第一考量因素进行选择。”

“真挚的情义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。珍惜啊!当你错过了,你可能会后悔一生啊!”

几个声音单独萦绕着他,很快交替萦绕着他,然后混合在一起聒噪着他,他的耳朵嗡嗡直响、心力交瘁、又低头看见张慧那几捆写给他的信。忽然一句提问响彻心间:“辜负如此真性情的女子,你还算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吗?”他痛苦着、矛盾着、撕裂着、两种选择交替在他眼前变来变去,他头疼欲裂。忽然想起张慧说“你若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”的神情,似有一道光清明了他的头脑,他猛然一拳头砸在桌子上,杯子飞跳起来几公分,落回桌面时,杯子里的水被溅得飞洒。

他毅然决然吼了一句:“回省城!”

第二天下午实验课,佘建营到的时候,同学都已经到了。华导正等他来了,好带着他们做实验。见他匆忙进来了,就开始了操作仪器。华导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变化,引导同学们相继在显微镜下观察微分子的变化。最后总结了几句,大家就做着笔录。

华导安排了助手做收尾工作,就向佘建营走过来。到他身边,俯身小声问:“我给你的建议,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佘建营抬头,一脸感激地看着华导,小声说:“华导,咱俩去荷园走走吧。”

华导眼睛略带不满地瞪了佘建营一眼,暗自琢磨:“你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?”

佘建营没有漏掉华导的这个眼神,他知道华导对他寄予的厚望。他一双眼睛坦诚地望着华导,眼睛像和华导说着话,华导看到他的眼神,犹豫了一下,径直往实验室外走去。佘建营赶紧跟着,紧随其后。他们穿过广场,走到荷塘边,在木椅子跟前停下来。佘建营拿纸巾擦了椅子,华导往椅子右边挪了一下,坐下来,拍了拍左边的椅子让佘建营也坐。佘建营挨着华导坐着,镇定了一下,才开口:“华导,我给您讲讲我女朋友张慧,好吗?”

华导转过脸看了他一眼,没有反对。华导心里略带不满地瞪了佘建营一眼,暗自琢磨:“你个傻小子,别人争着抢着,巴不得要我推荐去北京的金属研究院。你却倒好。我推荐你留下,你似乎还不乐意似的。”

佘建营简短地讲述了自己本科四年,张慧如何在物质上,精神上帮助自己的事情,一五一十讲了清楚。最后从包里取出自己的笔记本,华导接过去,翻看了两页。缓缓地呼出一口气,沉思了会儿,说:“佘建营,作为导师,面对你女朋友这样的女子,我再强留你在北京,就显得不通情达理。我也不是老古板。我建议你留在北京金属研究院,只是出于学术方面的考虑。话又说回来,是金子,在哪里都会发光的。何去何从,你自己拿主意。我不再干涉。”

佘建营感激华导对他的理解。兴奋地说了句:“感谢华导的理解。”

华导饶有兴趣地看着他:“我要是强迫你留下,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嘛!你自己已经决定吧?”

佘建营尴尬地脸红:“感谢华导的理解!虽然我不能留在北京。但我一样会不懈奋斗的!不辜负华导的悉心栽培!”

华导听了佘建营的决定,转头看着佘建营,愣神了一会儿,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自若的神情。

佘建营没有了心理负担,轻松的思绪激荡着他的身心。他放松地抬头看了出去,荷塘的荷叶正连片翠绿。朱自清的塑像孤零零地竖立在荷塘对面的岸上,孤寂地守着他笔下的荷塘、月色、沐浴着清风的轮回,颇有几分风雅之气。微风吹过来,带着荷叶的清香,也带着荷塘的泥土味……他想起即将离开生活了七年的校园,还有带了他们三年的华导,心里涌出无限地惆怅和留恋。

佘建营如愿回了西部省城,进了一家国企金属研究所,继续着他的热处理研究。工作稳定后,和张慧有情人终成了眷属。

回忆完了,佘建营清楚地知道了父亲对他在单位没有得奖的不满。他能理解父亲望子成龙的心情。但他暂时无力说服父亲。

他调整了自己的思绪,决定继续努力做得更好,等待机会。他一如既往地勤谨工作着。很快又过了一年,国家提拔干部年轻化、科技化的政策下来。佘建营的学历,学术论文,恰好赶上了这股东风,被市政府筛选后,提拔为科技副县长。通过了,市委张书记找他谈话:“你符合现在干部年轻化、科技化的提拔条件,市常委通过你出任长林县科技副县长,你下去好好干。”

癫痫有什么治疗方法
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
汕头小儿癫痫病医院

友情链接:

笃学不倦网 | 越狱后升级教程 | 全球资源搜索器 | 奢侈品特卖会 | 碰撞测试视频 | 娜娜大胆人体 | 爱国的古诗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