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百年好合的意思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大老板与小保姆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个体大老板刚子头脑灵活,是块儿做生意的料。心地也很善良。他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家喻户晓。但最近却非常闹心。虽说住着大别墅,开着跑马车,兜里的钱也不少,吃喝玩乐也算是优哉游哉,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。回到家,看着空荡荡的大房子,他在问自己:我的幸福在哪里?

要说刚子的老婆秀儿也算是当地的大美女。当初和刚子结婚的时候,两人白手起家。秀儿无怨无悔。可如今,家里有钱了,过着富人的日子,秀儿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没事总是和她的麻友打麻将。对家里也少了以往的依恋,对老公刚子也时冷时热,甚至有时候打牌打到很晚才回家。饭也不做,屋子也不收拾。这样刚子很恼火,说多了伤和气,不说吧,他实在是看不下去。两人的感情也逐渐冷淡。

刚子不愿意回家,开着车来到一家叫“情人酒吧”。酒吧里,暗淡的绿色灯光,让酒吧有些一丝春暖。男男女女在酒吧里,喝着、聊着、窃窃私语。而刚子却觉得有点压抑。

“给我来10个扎啤”,刚子喊着叫着。服务生觉得来者不善,不敢怠慢。

“先生,您的扎啤10个。”刚子咕嘟咕嘟三下五除二就下肚了。还没觉得到位。其实,已经有些喝高了!说话有些语无伦次。刚子又叫服务生再来10个。这时前台的服务小姐丽丽走过来劝说:

“先生,您有些喝多了!”

“谁说的,你是闲我没钱吗?”啪,一沓钱摔在了桌上。也没看看丽丽一眼。丽丽摇摇头。显得很无奈。没办法,叫服务生又拿来10个扎啤。就这样,刚子喝着喝着,不一会儿就扒在桌子上睡着了!

晚上12点了,酒吧里的人陆续都走了!这时前台的丽丽又走过来。丽丽今年23岁。来城里的打工妹。貌美如花。因为家里困难念完初中就辍学在家。家里有一个弟弟和老母亲,老母亲身体也不太好。后并经朋友介绍来这酒吧工作还不到一年。

“大哥,您醒醒啊,我们这儿已经下班了!”刚子隐约听到有人叫他。睁开眼睛,看见眼前的这位姑娘有些难为情。

“不好意思,喝多了!我马上走。”可刚子怎么也站不起来。丽丽上前把他扶起并送到车上。刚子上车的时候,又看了丽丽一眼,很有礼貌地说:

“小姑娘,后会有期。”丽丽没有回应,只是微微一笑。心里说,这有钱人,也不都是财大气粗。望着已开走的车,丽丽心中有个疑团,这个年纪轻轻的商人为什么这样作践自己,是不是家里出现了什么问题。

刚子回到家,妻子还没有回来。气的不打一处来。骂骂咧咧

“这死老娘们,玩起牌来就不要命。家也不要!这还叫家吗!?”刚子踉踉跄跄地上了二楼的卧室,躺床上就呼呼地睡着了。睡梦里,她似乎见到了酒吧里的丽丽到刚子家做保姆。耳边忽然听到丽丽轻柔的声音:

“刚子哥该起床了。早饭已做好。”刚子懒懒散散地起床,来到客厅,觉得自己的做得梦很有意思,是和丽丽有缘还是丽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。因为妻子迷上了玩牌,很少顾及家里,有家不回,这哪像过日子的女人,哪像一个家。所以刚子就想找一个可靠的保姆。

和妻子商量找保姆的事儿,妻子一开始不同意,后来想想也就同意了!但妻子有个条件,不找年轻美貌的,要找岁数大点儿,长相一般的乡下女人。而刚子心里说,找个多少有点儿文化的,知书达理,善解人意的女孩是首选。而丽丽就是他物色的人。

刚子想,这事儿还不能急。再说人家丽丽在酒吧做得好好的,能到你家做保姆吗?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。又过去了一个多月,刚子又来酒吧喝酒。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丽丽的踪影。

“服务生,你们这儿不是有个叫丽丽的小姐吗?怎么不见了”

“丽丽最近辞职了!”刚子一听,头翁的一下就大了。

“为什么辞职啊?”

“她家里母亲有病了!说是很严重。就回去了!”服务生说得很清楚,可对刚子来说却很沉重。他想去找她,一下成了刚子的所盼。

“知道丽丽家的地址吗?”刚子急切地问服务生。服务生说,具体的地址老板有可能知道。

按着老板的地址,刚子开着车来到了市郊的一个偏僻的农村。这个村虽然很穷,但风景如画,小桥流水,树木青绿,有几个老人在大树底下乘凉。刚子过去礼貌地询问。

“大爷您好,打听一下,知道丽丽的家吗?”大爷耳朵有点儿背。

“什么弟弟家?”

“叫丽丽!”刚子凑到大爷耳边说。

“知道,你就顺着这条路,一直往前走,再往右拐,头一家就是了。”

“谢谢大爷!”刚子兴奋的不得了!

“这孩子,好像有什么事儿,咋这么急呢!?”大爷还在自言自语地说,只见车子已开出老远。

这是一个普通农家小院。院子里打扫得很干净,还有一个小园子,几种小菜长势喜人。

“这是丽丽家吗?”屋里丽丽坐在床边正给母亲喂药,看上去有些疲惫。还没等丽丽回应,刚子已走进屋里。

“你是——”

“不认识了,我不是去过你原来打工的地方“情人酒吧”喝醉了吗?”丽丽又仔细地想想了!

“是你,喝了20个扎啤。”

“还是你,劝我回家的。”

“我知道你叫丽丽,可你却不知道我叫啥吧!”

“我叫刚子,你就叫刚子哥吧!”丽丽有些难为情。

“嗯,刚子哥好,请坐。”

“丽丽,你母亲患得是什么病?怎么不去医院呢?

“老病了,肺气肿。严重的时候还得打氧气呢?”

“那家里就你自己吗?”

“还有一个弟弟在外地打工,不想让他分心。”说着说着,丽丽眼里浸满泪花。

“丽丽,不要担心,走,刚子哥带你们去医院吧,!”

“不用,在家调养几日就好了!”丽丽不想麻烦刚子。可刚子执意要带这娘俩去医院。因为刚子心里清楚,如果丽丽母亲病好了,就能尽快返回城里了!到时候就让丽丽去他家做保姆。“那好吧!”刚子背起丽丽的母亲打开车门,小心翼翼地让丽丽母亲坐在车里。母亲上气不接下气说:

“谢谢你,孩子!”

“不用谢,大娘,我和丽丽是朋友,应该的!”丽丽扶着母亲,心里一阵感动。

到了医院,刚子又忙前忙后地陪丽丽母亲挂号、排队、检查忙得满头大汗。

检查结果出来了。是肺气肿加之肺内感染,不太严重,主要年龄大,抵抗力下降。医生建议患者在医院住一段治疗。

“丽丽,让你母亲住院吧!费用我出。”

“这——”丽丽心里觉得就是一面之交,怎能让人家破费呢!?”但又觉得母亲很幸运,遇上了一位好心大哥。她一时也不知道去哪儿筹钱。

“丽丽,还犹豫什么呢?赶紧办入院手续。”

丽丽的母亲在医院治疗近半个月后,身体逐渐好起来。这期间,刚子几乎每天都去医院探望,时不时地买些营养品。这样母女俩感觉刚子人真好,不是亲人胜似亲人。

丽丽母亲要出院了!刚子到医院帮着办理出院手续。其实在刚子心里有个想法,要把母女俩接到自己家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如果说,让她们回老家,丽丽不知道什么再回来。

“丽丽,你母亲还得需要进一步调养,你看你家离医院这么远,不然就去我家吧,我家正好需要保姆。你一边照顾你母亲也把我家活做了!”丽丽犹豫片刻又看看母亲。没有再说什么。

来到刚子家,母女俩就像来到了天堂,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的大房子,富丽堂皇,金碧耀眼。但显得有些零乱。

刚子给母女俩安排一楼的客房。

“刚子哥,你家嫂子呢?”

“她整天就知道打牌,从来不顾及家里,不做饭,不收拾屋子,你说这么大的房子没有人打扫行吗?”

“刚子哥,你放心吧!我会好好做的!”看着丽丽那天真浪漫的表情,刚子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“丽丽,你忙吧!我去上班了!”刚子走后,丽丽开始履行保姆的职责,楼上楼下地打扫,擦洗,整理一些杂乱无章的东西,不一会儿,一个窗明几净,室内无尘,摆放有序的房间展现在丽丽面前。

丽丽来到落地的透视阳台,望着室外的风景,心里有股暖流在蔓延。心里想,自己和母亲吉了什么得,遇上这样一位好心肠大哥,一定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保姆工作。

“哟,是谁把这屋子收拾得这么干净啊?”秀儿蓬头垢面,阴阳怪气地说。!

“你是嫂子吧!我是丽丽,新来的保姆。这是我母亲”秀儿没有正眼看着丽丽。显然心里不高兴。这一老一小怎么都招来了。

“乡巴佬,怎么到我家来讨饭啊!”丽丽没有吱声,很委屈地默默地走到厨房忙着自己的事情。

秀儿没好气蹬蹬地上二楼卧室睡觉去了!丽丽没有责怪。

晚上,丽丽做了一桌子好饭菜,等着刚子哥回家。听到外面有车的动静。丽丽高兴地手舞足蹈。

“刚子哥回来了!饭已做好了!”刚子进屋看到眼前焕然一新的家,很高兴,心里说,这才叫家呢!看着丽丽亭亭玉立的样子,他心里有一种冲动。

“刚子哥,嫂子回来了!”

“丽丽,辛苦你了!收拾的真干净。”

“不辛苦,保姆就是应该一心一意为主人做事。”丽丽秀美的脸上绽放着笑容。

“哎呀,我的珍珠项链怎么不见了!老公你快来看呀!”楼上的秀儿大声嚷嚷。

“嚷什么?自己不会找吗?刚子生气地说。

此时,丽丽忽然想起在楼上收拾卧室的时候,似乎隐约看到一条珍珠项链在秀儿的枕头底下。丽丽来到二楼卧室。

“嫂子,你说那条项链在您枕头底下,你看看在不?”

“还真在这儿。”秀儿想制造出点儿‘丑闻’,她不想这一老一小在家里常呆。

“你的项链太多了,四处乱放。”刚子说。

秀儿不爱听刚子唠叨。心里这个烦呢!心想,这个刚子,告诉他找一个年龄大一点儿,偏找一个年轻貌美的,这不是成心和我作对吗?

晚上的时候两人又因为保姆的事儿吵了一架。

“找什么保姆由我说的算,你一天也不着家,有资格说吗?你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吗?”

“我回不回家是我的自由,你没有干涉的权利。”两人越吵越凶,丽丽觉得自己在这儿做保姆很不合适,虽然自己很需要这份工作,但她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刚子夫妻间的感情。

丽丽决定还是和刚子说辞职吧!

早上,丽丽把早饭做好,给刚子留下一封信,便和母亲悄悄离开这个豪华的别墅。

刚子下楼,看见丽丽不在,走到餐桌前,一切都明白了!

刚子急匆匆地走出房门,开车去追,丽丽那段温馨的话语,在眼前闪着:“刚子哥好:今生我和母亲能遇上你这样好心的大哥,是我和母亲的幸运,更是丽丽的福气。你帮我治愈了母亲的病,又给我这个保姆的工作,虽然我很愿意做,但嫂子不太喜欢我。为了你和嫂子,我还是离开吧!谢谢大哥…..你的大恩大德,丽丽一定想办法回报……”刚子想,丽丽这孩子太懂事了!保姆工作非她莫属。就是为了妻子,也让丽丽留下。这时,刚子的电话响了!电话那头秀儿哭着说:

“老公,我,我从楼上滚下来了!你快回来啊!”

“什么…….”刚子调转车头往回开,到家门口,发现丽丽母女俩在门口。向里边张望。刚子真是喜出望外。

“丽丽!”

“刚子哥。”就这么一会儿分别,两人却觉得隔了一个世纪。

“刚子哥,我又不想走了!我觉得你也很不容易。”

“别说了,回来就好。快,你嫂子从楼上摔下来了,马上去医院。秀儿因刚子去追丽丽,很生气,一不小心下楼的时候踩空了。

秀儿是轻微的右腿骨折,没有大事儿,但医生建议,必须按医嘱进行治疗,否则落下后遗症,医院不负责。伤筋动骨还一百天呢。

医院里,丽丽精心地照顾秀儿快三个月了!天天陪着秀儿,真正做起了保姆工作。这三个月来,秀儿和丽丽处得像亲姐妹似的。丽丽常开导秀儿要好好和刚子过日子。刚子心里很高兴。

秀儿康复的差不多了!也出院了!

三个月后一天早上,外面下着丝丝清雨,给这个经历一次“磨难”刚子家多少带来一些凉爽。

“丽丽,我家保姆工作,你就继续做吧,我和你刚子哥都需要你。”刚子在一旁默默无语。

“我秀儿,今后要好好呆在家里,做个好太太,做个好妻子,牌也不打了!这两口过日子要懂得珍惜。对吧!老公。”秀儿深情地看着刚子一眼。

刚子也是希望是这样的结果,但丽丽和刚子心里很矛盾。

“刚子哥,丽丽”两个人同时要开口说话。怎么这么巧啊!其实心知肚明。这时一直在那不做声的丽丽母亲开口说话了。老人其实什么都明白。只是不想说而已。也知道丽丽在这呆久了总不是那回事儿。老人走到刚子面前说:

“刚子,秀儿,我和丽丽都知道你们是好人也是善良的人。老家来信了!让丽丽赶紧回去定亲。丽丽在老家处对象了!”丽丽听着母亲的话,眼睛睁得大大的,有些不解。

“那好啊,真是好事。丽丽,什么时候办喜事,通知姐一声,姐要准备一个大礼。”

“丽丽,是真的吗?”刚子问。丽丽看着刚子哥,心里很痛。

“嗯,是真的。我这就和母亲回老家。”

“我送你们!!”

“不用了!丽丽挽着母亲离开了这个既温馨又无奈的“家”。大老板刚子望着小保姆丽丽远去的背影,心里怎么就像被掏空一样……

“情人酒吧”里,那柔和淡雅的绿色灯光似乎给刚子带来一丝的温情。来酒吧,是为了圆那个梦还是在等谁?他自己也不知道。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——

“刚子哥,又来喝酒啊!”

“丽丽,是你——”

国内最好的癫痫病医院
福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
安徽儿童医院癫痫科

友情链接:

笃学不倦网 | 越狱后升级教程 | 全球资源搜索器 | 奢侈品特卖会 | 碰撞测试视频 | 娜娜大胆人体 | 爱国的古诗名句